影音先锋av欧美撸一撸_刺激撸网站_2014草榴社区最新地址_撸撸射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www.365mb.net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奸了三位女学生

时间:2018-07-13 大一,一个充满新奇,陌生,挑战,希望的开始,往往人们回忆起来,这总是最有意思的一年,但对于我这个刚进入的学生,一切是那么美妙,却又那么陌生。
我叫李楠,大一经济系。(对于李楠,就不多介绍了,我前面已发表两篇文章了,大家都有所了解了,这个系列会一直用这个主人公,不过我全是用第一人称写的,这样大家看起来会很爽。
时间上大家就不要推敲了,我每篇都是全新的人物,全新的背景设置,争取做到让大伙爽而不腻,言归正文)普遍大学,活动最多的,搞得最红火的就是社团,由于新鲜,我也加了两三个,其中一个是摄影社团,在这週六,据说让大家聚一下,相互认识下,是呀,妈的交会费进入这么久,只认识拉我进去的那几个,其他一概不知。是得认识下。
週六上午,準时来到通知的教室,没想到一个小教室坐的也差不多满了,在週六都出去潇洒的这个时机,居然来这么多人,也不错了。待社团干部一系列的发言,介绍社图背景,活动,前途等,和新成员的发音,自我介绍。
这些弄完快两个小时了,其他没什么,可恨的是有点尿急,早上喝水多了。可悲的是,由于尿急,上台自我介绍时,小绊了一下,引起一阵哄笑。不过社长和副社长是两个大美女,这点可以安慰下,社长叫刘美丽,大三艺术系的,人如其名,还真美丽,有点成熟的韵味,又显得有点风骚,她今天穿了一套淡兰色的套裙,裙子的下摆也很短,腿上穿了一双肉色丝袜,脚上是一双性感的高跟凉鞋。
副社长叫孙小玉,和社长是死党,也是大三艺术系的,姿色也不下与社长,比社长偏瘦一点,依然也很性感,她今天上身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短袖衫,非常贴身的那种,下面是一条很包很短的超短裙,纤细均匀的双腿穿着浅黄色的丝袜,令人垂涟的小脚上是双尖头性感的高跟鞋。(学校週末不管,可随便穿衣)?
终于到散会了,不过要去一个管事那里签下名字,说是统计下谁来谁没来,可能都急着出去玩吧,都挤着去签名字,妈的,尿急不便挤,就忍一下再去吧,反正人不算太多,就这样,我最后一个签的,签完就出去找厕所了,转了一圈,没找到,妈的,这是艺术系的地盘,不熟,由于週六,人都走了,找个人问问都难,这可愁人,正着急时,突然见拐角处是个厕所,急忙跑了进去,妈的什么厕所,怎么没小便池,就只好去一格大便池那里释放了,天下最爽的事莫过是憋了两个小时的尿得到解脱。
爽,尿完,出格提裤子。突然,让我全身一揪的是,只见脸前面一格,怎么蹲着个女的在小便,不是别人正是社长刘美丽。这个位置正好能看到她的私处,她的阴毛并不多,但很明显是修过的,是一个小心形状。我又往刚我尿尿的地方看了看,只见靠墙地方放着一个垃圾篓,里面,里面,放着许多用过的卫生巾,再想到这里面没有小便池,顿时一股不好的预感涌向心头。
这时我又看向刘美丽的表情,只见他似笑非笑的,奇怪,怎么没有生气的表情,我心道。这时她也刚刚尿完,见我看来,她笑更浓了,居然用手把阴部翻了翻,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肉呗,小洞也不甘示弱的露了出来。开始由于着急,还没觉得什么,经她这么一弄,老二顿时不安分起来。心道不好,就要转身离去。站住!进女厕所,偷看女生方便,就这么离去么?
这时,她居然站起来冲我喝道。被她一喝,我只好硬着头皮,停下脚步,转过身来,想着,还是解释解释吧!还没等我开口,她又说道:你是我们社团的,对了,就是刚才上台差点摔倒那个,叫,叫李楠,经济系的,我记得你,呵呵,这事要不我帮你宣传宣传。
说完她一边笑着一边整理衣物。对不起,社长我不是故意的,我是太急了,没仔细看厕所就进来。我急忙解释道。你太急呀,那里急呀。她呵呵笑道。我。我。社长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听到她话我脸一红说道。他见我脸红,笑的更灿烂了,说道:不是故意的,那你看我就白看了?
我。我。。我还没说完我还是帮你宣传宣传吧!她就打断我说道。社长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你放了我吧。我更急了,放了你可以,不过得帮我做点事。她邪邪的笑道。好的,只要这事算了,让我做什么都行。我急忙说。你说的额,不过你放心,就一点小事。他又道。
谢谢社长!我放下心来。跟我走吧,把裤子穿好,那东西不小嘛!他指着我的裆部道。低头一看,对了拉链还没拉,老二把内裤顶的多高,我赶紧整理起来。她看着我整理,一直到我搞定,他呵呵笑道:看起来挺有劲的,你是处男吧?一听,我脸更红了,只低着头,不说话。
走吧,他说着,朝前方走去,我也跟了上来。(还好週末,学校人不多,没人看到。后来我才知道,这栋楼的厕所是一层男一层女,1、3、5男,2、4、6女)不一会,来到了一间别緻的小房间,进房间就看到一人在房间里,待她转身,我发现原来是副社长孙小玉,她见我和社长一起进来,也很惊讶道:我说丽大姐呀,你怎么带个学弟进来了?诶,你不是那个谁,我们社团的,上台差点摔倒的那个。又指着我道。他叫李楠。刘美丽说道。嗯,对。孙小玉回道。
副社长好。我只好打招呼道。和,你好。孙小玉道。这里是我们社团的小办公室,平时也没什么用,就成了我们姐妹的一个小据点吧,你也别客气,随便坐吧。我和小玉商量点事。刘美丽对我说道。额。我应道,坐到所谓的办公桌旁边,见桌上有书就拿起一本翻了起来。这时,两个美女已经凑到一起咕叽着什么,我仔细听,居然也能听到,因为距离没多远。我说丽大姐,你怎么带来个小学弟呀,你不知道待会我们要……这是孙小玉的声音,不过没说完就被打断了。
我当然知道呀!刘美丽道。知道你还……孙小玉道。这样多好呀,找个帮手。刘美丽道。可,可……孙小玉说。别可是,你想,要不我们得,我帮你,你帮我,多麻烦呀。刘美丽说。可是他是男的呀!孙小玉说不但是男的,还是个雏!刘美丽说,你怎么知道?孙小玉说看到加判断。刘美丽说你怎么看到的。孙小玉说怎么看到的,嘿嘿,又是一个跑错厕所的,正好被我撞上。刘美丽说。呵呵,明白了,不过这个挺帅的,看着也很结实,要是真是雏,就完美了。
孙小玉说。百分之九十是,他看道我那里居然脸红,我调戏他,他低着头不敢说话,而且那个东西很敏感,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的。刘美丽说。呵呵,看来八九不离十呀,据说雏能不断地挺起。孙小玉说。呵呵,这次姐姐让你先。刘美丽道。说完两人笑着向我看来,听到这,我觉得有什么不对,赶紧站起身,对刘美丽说道:社长,你是让我做什么呀,我一会还有事。额,小事情,就是帮我们拍照。
刘美丽说道。你看,你别老叫我们社长,叫我们学姐吧,嗯,这个也彆扭,就叫姐吧!孙小玉有模有样的对我说道。这个,我……我还没说完大男人,婆婆妈妈的叫都叫么。
刘美丽也说道。没办法,知道硬着头皮说道:两位姐姐好。这还差不多。孙小玉呵呵笑道。好了準备一下开始吧!刘美丽说道,只见刘美丽居然去把门反锁上了,然后把房间的灯都打开了,孙小玉也没闲着,把窗户窗帘都给合上了。看着我心里髮箍,这时她们两个又把她们两张靠椅往光线好的地方靠了靠,然后坐了下来,刘美丽对我说道:我们要拍几张写真,有大用。你来帮我们就行了。说完把相机给了我,接着她们就相互化妆起来了。两女手脚也够快的,不一会两人均帮对方画好了。化好妆的两人显得更加性感迷人了,我看到也有些癡迷了。
丽姐,你看,那小子眼睛就看直了!孙小玉对刘美丽道。这算什么,等一会让他看到你那火辣的身材,让他留口水都可以。刘美丽看了我一眼答道,手还在孙小玉身上摸一把。丽姐你就会取笑我,你自己的身材不也一样火辣,你还打算……孙小玉说道。额,那又是什么了,你还害什么羞呀,3P都完了。刘美丽说道。我哪有?孙小玉急忙回到。好,没有,那咱比一比看谁吸引那小弟弟拍的照片多,你看如何?刘美丽道。好,那就比下了。孙小玉回道。女人是喜欢攀比的动物,特别是漂亮风骚的女人,对自己都相当的自信。接着刘美丽宣布了开始拍摄。
开始还好,两人摆出不同的姿势,不一会场面就变得不可思议了。两人开始怎么性感怎么摆,我也随着她们谁摆的性感我拍谁,随着攀比,他们的姿势越来越撩人了,两人开始有意的露出自己的内衣。不一会,孙小玉看到刘美丽摆的撩人的姿势比自己要淫蕩些,怕镜头被她抢的多,狠下心来,解开上衣纽扣,露出里面一条无肩带的白色乳罩,这乳罩的罩面是用一层完全透明的薄纱作成的,胸前那一对诱人的尖挺乳房高耸着,在透明的薄纱的掩盖下,清晰地看到乳晕和乳头。
看到这我忙吧相机对準孙小玉的上身,拍摄起来,刘美丽看到这,也不甘示弱的解开上衣纽扣,把上衣脱去,刘美丽的是带两根背带的粉色乳罩,一样也是透明的薄纱所制,很显然和孙小玉的是一个系列的。这还不算,刘美丽又到自己包里,拿出一件小得不能再小,露得不能再露的白色丁字型内裤,我也瞟了一眼,还是透明的,真是欲血沸腾呀!更绝的是,当着我的面把裙子拉到腰间,褪去了身上原来的粉色内裤,顿时露出她那修剪过的稀疏阴毛紧贴在小腹上,呈现着心状,肉色长统丝袜被拉到大腿根,紧紧包裹着白嫩的双腿。我这时简直看呆了,虽说刚看到了,但这次,更近更清楚。姐姐,你的腿型真好看,从鞋到大腿都充满了性感。我说着拿起相机朝那里拍了起来。
刘美丽听了,脸上挂着妩媚的笑容,穿上了这条丁字型白色透明内裤。内裤从腹部到臀部只有一条细细的带子,腹部的阴毛大部分都露了出来,带子正好从阴唇中间穿过,勉强遮住,臀部是完全暴露在外面,既漂亮又性感。孙小玉看到风头又被刘美丽抢去,也飞快的到自己包里拿出一条黑色蕾丝缕空内裤,同样当着我面换了起来,她轻轻撩起裙子,顿时露出一对完整的丝袜美腿,从鞋到大腿根部,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。孙小玉很快就褪去原来身上的白色内裤,孙小玉的阴毛要比刘美丽的茂盛的多,成倒三角状,很显然孙小玉性慾要比刘美丽大,虽然看起来她比刘美丽害羞,但现在她的内裤中间已经湿了一块。哇,你这里都出汗了。刘美丽指着孙小玉刚脱下的内裤。
孙小玉也是女人,知道那不会是汗,而是自己有点兴奋,分泌出来的淫水,连忙把内裤塞进皮包里。然后瞟了我一眼,穿那这条黑色蕾丝缕空内裤,两片阴唇从中间露在外面。接着又摆了好几个姿势,看到这,我老二硬的的难受,差点射出来。强忍着,对準拍起照来。刘美丽看到,镜头都又被孙小玉抢去了,就把手伸到后面,解下乳罩,接着竟把裙子的拉链拉了下来,手里一鬆,任裙子顺着双腿滑到了地上。然后弯下腰去,那条丁字型内裤本来就是透明的,加上灯光的照射,刘美丽两腿间的那条女性肉缝在弯腰时显的格外清晰。我拚命地按着相机的快门,恨不得把头贴上去看。
孙小玉看到这现象,也伸手把乳罩去了,另一只手把裙子拉链也拉开了,并让裙子缓缓下落,这下两女都只剩下了内裤和腿上的长统丝袜,两对丰满的乳房都显露了出来,尖挺在空气中。两个女性丰满的乳房在我眼前上下不停地晃动,鲜红的乳头在白嫩的乳房上就像两颗小樱桃格外诱人。而孙小玉一条小内裤象徵性的遮在孙小玉两腿之间,随着孙小玉不停晃动,湿润的阴唇早就从开口处露了出来,丝袜和高跟鞋也把孙小玉的双腿衬托的分外美丽。我的小弟弟早就硬的不能再硬了。这时,刘美丽把孙小玉推到了靠椅上说道,小玉,让你先,然后又对我说:小学弟,下面就看你征服她了。
然后站到了我身边,用手抓住了早已挺立的阴茎,小宝贝是不是熬不住了。刘美丽在我的耳边轻声说道,我来帮你降降火。刘美丽拉开我的裤子拉链,把手伸了进来。孙小玉躺在沙发上,穿着肉色长统丝袜的双腿向两边分开,阴唇从内裤的裂缝中露出来,阴道口也向外打开,淫水不断涌出,似乎在召唤男性的阴茎的插入。我扭头一看,她正向我使眼色。
我连忙扑向孙小玉几乎赤裸的身体,将孙小玉的黑色蕾丝缕空内裤脱下,孙小玉把一条腿架在我的肩上,穿着黑色高跟鞋的脚在我背后来回晃着,另一条腿搁在靠背椅上。这时隐秘的阴户让我看了个清清楚楚。只见孙小玉的阴唇微微发红,浓密的阴毛成倒三角状,粉红色的阴道口向外张开着。我看着眼都直了,刘美丽这时不干了,跑来飞快地脱下我的裤子,双手撑在靠椅的扶手上,向后撅起了屁股,叫道:你也要帮我脱。我放下手中的相机,一把脱下刘美丽的内裤,用手指插入了她的阴道里面。
另一只手向前摸着刘美丽的乳房,眼睛却紧盯着孙小玉的阴部。我试着蹲下身去把嘴凑在孙小玉的阴唇上面,伸出舌头在阴唇上舔了起来。一会儿孙小玉禁不住兴奋地把头高高扬起,披肩长髮缎子般垂在靠椅上,嘴里哼哼唧唧地不时将屁股向上挺起,好让我的舌头舔的更深一些。我一边舔着,一边将中指插入刘美丽的阴道里来回捅着。玩弄一会我放开刘美丽,一手握着粗大的阴茎在孙小玉的阴道口上磨着,一手用拇指和食指把孙小玉的两片大阴唇分开,孙小玉用两个胳膊肘支着靠椅,我一挺腰,我粗大的阴茎一下就齐根全都塞进孙小玉的阴道里去了。我双手握着孙小玉两个丰满的大乳房前后抽送起来。
孙小玉的双手抱着我的腰,双腿向上举着,微微瞇着眼,把头晃得跟拨浪鼓似的,不时伸出小舌头舔着嘴唇,一副淫蕩的陶醉样。这时我两手搂着孙小玉的小细腰,低头看着交合部,把阴茎使劲地往孙小玉的阴道里顶。孙小玉的两个乳头因为刺激,呈紫红色的高高挺起。转脸看到刘美丽不高兴的样子,才发现让刘美丽亮场了。于是我把阴茎从孙小玉的穴里抽出来,把刘美丽扶起来,刘美丽知道我的意思,一扭身,手撑在旁边的桌子上,撅起屁股,双腿叉开,由于穿着高跟鞋,人有点前倾,正好阴道口露出来,我用手扶着阴茎往前一送,又将阴茎从后面挺进刘美丽的阴户里干了起来。侧身一看,孙小玉一双丰乳在胸前一晃一晃的凑了过来。
我一手一个,握住孙小玉的乳房捏摸着,下身却丝毫不停地操着刘美丽的穴。随着刘美丽的呻吟愈来愈大,我射了,不能怪我,这场面我那遇见过,坚持现在就很不错了。刘美丽这时示意我坐到桌子上来,然后她趴在我的的身上,用嘴吸起来我软下来的阴茎,太舒服了,不一会,我的阴茎就有挺起来了。刘美丽抬着头看了看我,然后上了桌子上,让我往后退了退,就骑我身上了,一只手扶着我的阴茎,对準她的小穴,又滑了进去。我一边插着刘美丽,一边亲着刘美丽雪白的粉颈、吮的耳垂,咬完左边就咬右边,刘美丽的淫水真多,阴茎在她的阴道里,是一种既湿热,又黏滑的感觉。随着我进出的速度加快,刘美丽再也忍不住地叫了出来:好舒服,真的好舒服。
此时,孙小玉也不干了,在我脸前把她的臀部有规律地前后摆动,我忍不住,先从刘美丽阴道中拔出阴茎,下来双手抱好孙小玉的玉臀,对準他的阴道,就插了进去,她也完全配合我的进出,为了给她更强的刺激,我把孙小玉抱到桌子上,把她的两条腿都架到肩上,可以更用力撞击她,让阴茎完全顶到子宫颈。孙小玉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我也感到又快不行了,咬牙坚持着。这时孙小玉不该来一句:好弟弟,这次该射到我小穴里了吧?
我顿时全身一颤,坚持不住了,大叫一声,便开始大量的喷出精液,一共射了七、八次,才缓缓停下来。我拔出还有点硬度的肉棒,精液一下子就从孙小玉的洞里涌了出来。你好厉害啊。孙小玉抚摸着我已经软下去的阴茎说道。真累,我全身没劲的坐到靠椅上,这时,刘美丽手指在自己阴道中抽动着,淫水随着她的抽动一点点流了出来,在丝袜上留下了一条条痕迹,慢慢地走向我来。
你看丽姐好想再要,我来帮你。说完孙小玉伏下身子,张开了樱桃小嘴,把我的阴茎又一次含到底,时快时慢,还用纤纤玉手拨弄着我的睪丸,我看着自己的阴茎在孙小玉的双唇间进出,那种视觉上的快感使阴茎很快又硬了起来。孙小玉觉得差不多了,把我的阴茎吐了出来。拉着我站起来,孙小玉站到刘美丽旁边,用手指指我的阴茎,又指指刘美丽的屁股,我明白孙小玉的意思,把阴茎又插进刘美丽的洞里。孙小玉却又爬到我身上乱舔,这真他妈的享受,由于射了2次了,这次时间有长了点,总算把刘美丽插高潮了,我却也射了。
孙小玉看到刘美丽高潮,叫道,小学弟,你好偏心,我还没高潮呢!说着还翘起屁股,用湿湿的阴部摩擦我的大腿。这时,刘美丽却再次把我的阴茎放入嘴里吸允起来,不一会,老二居然又被她们高起来了,我也不去想那么多了,虽然知道伤身,但现在也不能不插呀,于是又抱这孙小玉的玉臀,再次插进她的阴道,反观孙小玉更兴奋,呻吟声也更大了。
由于我射了三次了,这次居然干了快半个小时。这才迎来孙小玉,高潮来临的呻吟声。我也第四次射精,我感觉头晕眼花,软坐在靠背椅上。就这样,她们还不放过我,两个只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的女人,分别将我的阴茎放在自己的乳沟中,用乳房夹实阴茎上下摩擦。
两个女人努力争抢着我的阴茎,不断这乳交这,舔着……终于又射出几次精液,那些白浊的液体分别在刘美丽和孙小玉的脸上、乳房上往下滴到了丝袜上。刘美丽还用手从身上沾上精液放进口中舔着。
我感觉再这样,我要活不成了,就哀求道,两位姐姐们,亲姐姐,放过我吧,我真的不能再射了!直到这时,两人才坏坏的说道,算了,姐姐们也累了,姐姐看你辛苦,厕所那事都算了。我巨晕,缓了好久,我才有力气,一瘸一拐的回了宿舍,经过好几天我才恢复元气。
「老师,把成绩给我们改一下嘛~~就加几分吧,求你了~」
「是呀,老师,不及格我们这三年就白上了。帮帮忙啊」
怡静和泠姊几乎都快哭出来了,「老师,只要你让我们分数及格了,我们都听你的。。。。」柔婷一边说着一边把身上的半截松身T恤缓缓的拉了上去,两个小乳房一下子就弹了出来。我早就忍不住了,(同志,我都和我老婆5天没有见,5天没有做爱了呀!对我来说简直是噩梦!)猛的一把先把她拉了过来。她脸红红地瞟了我一眼,微一挣扎,然后顺势俯倒在我胸前,她微翘的诱人樱唇一下子便给我吻上了,我从她微张的贝齿中伸进舌头,不停地撩动,又把她软棉棉的小舌吸进口里不停啜吸,祗把柔婷的情兴撩得更加高涨。
她轻轻挣开我的拥吻,胸部急促地起伏着,满脸晕红,她穿着的半截松身恤衫被我不知在什么时候顺手拉了下来,一对发育得完美无暇的奶子就在我的嘴边,它们不是太大,但微微翘起,犹如牛奶蕉似的翘在胸前,乳晕和乳头的颜色浅得就如同乳房一样,如不是仔细观察,两个乳房就如同两团白玉似的,浑圆无暇,根本看不见乳晕乳蒂,真是上帝的杰作。
我可不客气,抬起头一口就把吊在嘴边的乳球吸进嘴里,一支手轻握捏着另一个可爱的乳房,那时我还不知柔婷是否已经人道,但看上去她是如此年幼和矫嫩,所以我不敢太大力吸啜和搓弄,恐怕弄痛柔婷。
我轻轻地把吸进口里的乳房细细地吻着,用舌尖轻轻捲扫着那微凸的小颗粒,用手轻轻摩擦着那滑如凝脂的乳房,那是充满弹力和生命力的,坚挺得就如二座小肉丘,我还感到乳房里一口硬硬的乳胚,由于我的搓弄而在乳球里滚动,她的乳房看来还末发育完成,但已是如此饱挺,如果完全发育,真是男人的至宝啊!蓬莱果然出美女!
柔婷开始呻吟起来,她看见自己洁白如雪的奶子给我爱怜地啜着,一下子,她的母爱本能便由乳头引了上来,她觉得我就好像她自己的儿子一样,于是自然地,她便把她的奶子向我口里塞进去,压扁后的乳房使我的 子都埋进乳房里,使我尽情地嗅着那少女芬芳的乳香。
旁边的怡静也早就脸红的控制不住了,并且把衣服早脱了。(她是我们学校女生中的小「大姐」,听说在青岛上初中的时候就很出名了)这时她一把将我拉了起来,我祗好依依不捨地离开柔婷。怡静紧拥着我,深深地吻在我的唇上,她的香舌便已滑进我的口里,她巨大的乳房如同两个气垫似的搁在我的胸膛上,压得几乎透不过气来。
我把怡静的大乳房推高起来,那春情勃发的乳头已高高地翘起,就如同二颗鲜红的叶子似的等人採摘,我俯下头去,用牙齿细细嘴嚼那半寸来长的嫩红乳头,怡静亦俯下头去,让我含啜着另一颗肿胀的乳头,我互相交替的啜着、咬着,祗把那二颗乳头逗得更加胀大,就如同二粒熟得快要掉下来的果子似的。
怡静捧着她硕大的乳房蹲下身来,用乳头去夹着我的阳具,轻轻地沿着我的阴茎上下磨擦,祗把我龟头上马眼逗得流下一条黏黏长长的液线来,就好像一条透明的鱼丝似的,随着我的抖动,凌空飞舞,把怡静的乳头乳晕都弄得湿淋淋的。
我耸起臀部,把一根又热又大的阳具挤进她的乳沟里,我的阳具如同埋进两堆火热滑腻的肉包子中,说不出的快美。
怡静的乳沟给我的肉肠挤了进来,光秃秃的卵蛋就如同一个滑溜的球子似的,沿着她的小腹上下滑动,说不出的舒服有趣。我不停地在她的乳沟中滑动,怡静亦配上合拍的动作,含啜着那由乳沟中滑到她嘴边的龟头。
玩了一会儿,怡静把我按卧在地上,跨骑到我的身上,用手扶着我的阳具带到她的阴道口,她早已湿润得不得了,很容易的,巨大的龟头已经陷进充满弹力的窄小阴道里头,怡静放开握着阳具的手儿,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缓缓沉下去,把我阳具整条都吞噬了。
完全没有阴毛的遮挡,(她是白虎!!)我很清楚地看见两个可爱的性器官交接的情景,龟头最初是抵在一个微微张开的小口,当怡静向下沉的时候,整个小口都给撑开,特大的龟头便这样纳了进去,把饱满的肉阜儿胀得更肥美,随着每一寸的进入,又把阴唇给带了进去、把肉阜顶得向内凹了进去,肉与肉的相连处,一丝黏黏的水渍沿着阳具流了下来。
我的阳具已给套进一大半了,但这时,怡静提起阴户把吞进去的阳具又吐了出来,顺带把大阴唇和小阴唇也给勾了出来,红艳艳、水淋淋的,就如从油里浸过似的,闪闪发光,而且好像花瓣似的覆在龟头周围,就像头上戴了一顶肉红色的帽子,好不可爱。
怡静把阴户沉下,不停地上下套动,我祗觉得阳具如同挤进一个紧窄而充满弹力的橡皮套子里,整条肉柱给又热又滑的嫩肉紧箍着,又酥麻又快美,我很快便配合怡静的动作,当她沉下来的时候,我迎上去,她抽离的时候,我亦沈臀拉开,我们的动作越来越快,渐渐带起一片「吱唧,吱唧」的水声,怡静畅快地呼叫着、舞动着,随着她的动作,她白生生的奶子就如同风中的气球,在我面前抛上抛落。
我张口接过抛过来的奶子,狠命地吸啜,另一支手亦捞住一个乳房,用力揉搓,祗把那浑圆的奶子搓得又圆又扁,好像厨师手下的麵粉团一样。
我很想把整根阳具送进她可爱的阴户,但是怡静总是及时避开,使我不能整根插进去,快把我难过死了。怡静套入七寸长的一截阳具后,它已不能把其余的两寸套进去,她感觉阴道已被填满了,再把其余的一截套进去岂不是要被它插穿。所以每当我想尽根插入的时候,她便提起阴户,不让它更进一步。
这时,我的阳具就如同一根火热的铁棒,沿着窄小的阴道一路烙进去,祗烙得怡静的阴道舒服极了,尤其是它暴凸的龟头,不时沖 着她快感中的子宫,软溜溜的,麻酥酥地命子宫产生一阵阵难言的新快感,我怒突的龟头稜角就如同倒勾似的,不停地勾括着阴道的嫩肉,真是美死她了。
她的分泌不停地渗了出来,把阴道都填满了,我的阳具就如同水枪的活塞子,不停地抽压着她渗出来的淫冰,「吱唧、吱唧」的声音越来越响,交杂着怡静高潮叠起的哼叫声,就像一首销□的乐章。
怡静就如同一支野马似的在我身上驰聘,她拗起腰来,将含在我口里的奶子扯得长长地,最后「卜」的一声,由我口中弹出,疯狂乱舞着。她的身子再向后仰,两颗乳球就如同肿胀的氢气球似的高耸地升立在她的酥胸,随着她的动作左摇左晃,好像在向天空膜拜似的。她不知已经来了多少个高潮,一浪接一浪,而现在,一个更大的高潮正在来临,子宫好像痉挛一样,不停地收缩,她的阴道口就如同垂死的鲤鱼嘴,一张一合着吸气,磨擦着我火炙的龟头。最后,她瘫软了,无力地伏在我身上,呼呼喘着气,她臀部的动作静了下来,全身都给汗水湿透,一动不动,我正插得高与,这下子可就难过死了,我怎可就此停下来。我一反身,把怡静反按在地上,一下子跨上去,阳具依然紧紧地插着她颤抖着的阴户。
我把怡静的双腿压向她的肩膊,她光溜溜、粉腻腻、滑潺潺的肥美阴户便高高地耸露在我的眼前,我开始主动抽插着,怡静想挣扎,但她现在已全身酥软,又怎能把我推开呢?于是,她就如砧板上的羔羊,给我按着,由慢而快、由浅而深,最后我把整根九寸长的阳具全根插入,连卵蛋都压在她的阴户上,她的子宫仿如给挤进胃里去,一股股麻酥酥的感觉又再升起,而且此先前更加强烈,她无力地把身子左摇右摆,嘴里「咿咿呜呜」地哼着,而我现在就如同一个疯狂的武士,把九寸长的阳具尽情插弄她娇小的阴户,我简直想连卵蛋都要挤进去,祗把怡静插得死去活来,一阵阵酥酥的感觉由子宫升到脑蒙,眼里浮起一圈圈快感的光晕,她的阴精已不受控制地狂喷而出,好像缺口的山洪,流过不止。她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都扩张了,她尝到有生以来第一次最巨大的高潮,她双跟反白,纤巧的 子一动一动着,口唇不受约束地张开,她终于给我插得昏死了过去。
柔婷一直在旁观看,这时她看见怡静面色苍自、口角流涎,好像死了似的,她不禁大吃一惊,赶快用力把我推开,祗听见「卜」的一声,如开香槟、如燃炮仗,我的阳具由阴户脱出,带出一团团好像肥皂泡似的阴精,从狂张的阴道口流了出来,把地面都弄得一团团污渍。
我整根阳具连卵蛋亦是一团团的淫水,阳具不停地抖动着,把沾在上面的阴精抖得点点滴滴地掉在地上。由于阴精的滋润,我的阳具好像更加粗壮了,而且湿润得闪闪发光,骄傲地直立在小腹上。我正插得红了眼,见到柔婷正伏怡静身旁,那小女孩优美而充满青春的躯体,令我更加淫兴大发,我一把将柔婷反过身来,第一时间跪在她双腿之间,使她不能合起双腿。
柔婷大吃一惊,她知道我想做什么,虽然她先前肯让我又吻又摸,但那祗不过出于少女的好奇,她还是处女,(我后来才发现)如何能承受这根巨大阳具的抽插,她极力地挣扎,可是我已把她的双手按过头去,我的上身重重地把她压着,使她动弹不得。柔婷正想大叫,又给我用口及时封了,她祗能发出微弱的咿呜声。
我让出一支手来,把那根湿淋淋的阳具带到柔婷的阴道口上,我略一用力,庞大的龟头已把阴道撑开,半颗龟头已陷进阴道内,尤于她的阴道实在太窄了,我已经不能再推进,何况龟头就如同顶在一块强力的弹弓网上,强大的反弹力好像要把闯进去的龟头挤出来似的。
我大吃一惊,好不容易才弄进去,又怎肯让它逼出来呢!我连忙用力一沈,「吱」的一声,整个如巨形鸡蛋似的龟头已全部挤了进去,由于极紧窄的阴洞挤压,我的龟头隐隐作痛,里面的阴道嫩肉就如同推土机,好像要把他的龟头推出来。她的大阴唇就如同喉码一样,紧紧的包着凹下去的龟头沟,而我硕大的龟头稜角亦好像倒勾似的,勾着她的阴唇,结实地把龟头藏在阴道内。柔婷痛得双眼翻白,浓浓的柳眉紧皱在一起, 尖渗出一颗颗汗珠,她张口叫痛,但立刻给我从她贝齿间啜出她的香舌,叫也叫不出,她祗急得眼渗出泪来。
那时我并不知道柔婷还是处女,但感觉她的阴洞实在太小了,所以我也不敢疯狂乱插,恐怕撑爆她的阴户,我小心地探入,又温柔地拉出,来回在闯过的洞 中进出,直至我感觉到开发过的地方没有先前那么狭窄,才再向前推进。
柔婷可惨了,她从未被人开发过的肉洞就如给一个巨大的圆球挤了进来,把狭小的洞口活生生撕裂似的,赤赤地痛作。而且更难过的是那种胀破的感觉,就如同吃饱了的人,胀得得有点儿难受。
我的阳具就好像穿山甲般,向前开戳,把她如鸡肠般细小的阴洞撑得好像猪大肠一般,祗痛得柔婷冷汗直冒。
当我把阳具抽离时,她不禁轻鬆地透了一口气,那种令她有如呕吐的胀痛感觉也随即消失,但不多久,我又把我的阳具沉下,把那种又胀又痛的感觉再一次塞进去给她,可真把柔婷难受死了。
也不知过了多久,柔婷的阴道已给我开发到了尽头似的,但我低头一看,祗不过才进入四、五寸,还有老大一截留在外面,我的龟头 到一个硬硬的小东西,巨大阳具始终无法整条挤进去,这个地方硬硬的,也好像我的龟头,虽然和我的龟头 撞,但也可以挤开,原来我已经到达柔婷的子宫口了。
我转动一下身子,用手重重地压下柔婷的左腿,由于这下转动,柔婷的盘骨就如同一扇活门似的向外一分,我的体重把龟头硬挤了进去,祗听见柔婷惨呼一声,她的子宫口已给龟头挤开,从中间重重地穿过去,柔婷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合起,立刻,那盘骨的活门又再收窄,把我的龟头紧紧夹在中间,祗痛得我毗牙列嘴,想把阳具拔出来,不过却给盘骨紧紧地锁着,这回真是进也进不得、退也退不得了。
我痛苦地抬起上身,双手狠狠地把柔婷的双腿分开,立刻,盘骨的活门又微微地打开,我顺势一拔,祗听「卜」的一声,龟头已脱出盘骨的封锁。
我舒服地透了一口气,柔婷的子宫给我一撞,也 得她子宫内阵阵酥麻,她的子宫从未被侵入过,祗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软软骚麻感由子宫内直心胸。立刻,她有一种洩尿的感觉,她死忍着,但好像一个失禁者似的,她的淫水已不能控制地流了出来,祗把柔婷羞得满面通红。
随着小便的感觉,她全身的精力也彷彿冲了出来,她虚脱地瘫软在地上,连呼叫的力气也没有。
在一边的羞红了脸并且早脱光了的泠姊害怕了,只见她把怡静慢慢地扶起来,怡静微微张开双眼,有神无气地看了泠姊一眼。
「你怎么样了?」泠姊急问:「你觉得怎样呢?」
「没什么?」怡静气若游丝地说:「我祗不过被老师插得死了过去,啊!我这次真的舒服死了!啊!泠姊,你快看看柔婷怎样,不要给他插死才好。」
而这是柔婷正被我按着,我那粗硬的的阳具正在柔婷饱满而窄小的阴户内进出,柔婷亦好像死鱼似的,双目紧闭、口角流液。莲急忙上前喝止,但我正专心的抽插着,根本听不见泠姊的叫声。泠姊顺手居然又把我推了起来,还居然弄疼我了,这时我怒蛙似的阳具猛的脱出柔婷的阴户,柔婷的阴道就如同一个深洞,不停地抽搐着,从洞口流出一团团乳白而带着血丝的阴液,从她的阴户和腿 溢流。她的阴洞每一次抽搐便缩小一点,最后恢复成为一个幼细的小孔,她那鲜红的小阴唇也缩回洞里去,祗留下大阴唇轻微地抖颤着。我拉着她的头髮猛的往我这里一使劲,把泠姊扯得直向我的怀中扑来,一个香郁郁、软绵绵的美女胴体,投进我的怀里,我也不客气,双手已握着她一对坚挺的乳房,玩弄着她小小的乳头
泠姊突然狠狠地在我小腹上一扭,祗痛得我大怒起来,一把将她的左手扭在背后,把她的上身按得俯下头去,我的阳具已藏进她肥大的臀 中,好像热狗似的夹住,她的臀部给我按得耸了上来,两个好像乳球似的大白屁股高高耸起,我狠狠地朝她的屁股上打下去,「啪」的一声,屁股上的嫩肉给打得抖抖颤颤,在白得发亮的白肉上留下一条条红色的指痕。
泠姊哪曾给人如此打过她非常愤怒,但好像给人打的滋味还很不错,祗觉得给我打过的屁股火辣辣的非常疼痛,但痛苦中却有无法形容的快感从被打的地方传到她的子宫,她从没有试过这样的滋味。她扭动着她滑溜丰满的屁股,把藏在股中的湿淋淋阳具磨得不停扭动,我以为泠姊又要挣扎打我,便无倩地把她的手尽力向背后推,祗痛得泠姊的眼泪也冒了出来,我不停地拍打着她的屁股,又伸手捞起她垂吊向下的大奶子,也不管她痛不痛,狠狠地把那滑如凝脂的乳球乱扭,祗扭得她又痛又骚,呻吟起来,也不知她究竟是痛苦还是快乐。
我从泠姊的高耸的屁股下看到二片肥厚的嫩肉,那二片嫩肉已张了开来,如同张开了的口,一股滑潺潺的淫水从里面源源渗出,我也不管那么多了,握着胀红的大阳具便向她的肉洞狠狠一塞,「吱」的一声,整根九寸长的阳具一下子连根插了进去。
她的阴道好像要和阳具角力似的,阴洞把阳具向下拗,而阳具却向上挑,把磨擦力增加了不小。我毫不怜惜地狠命抽插,儘管泠姊不停挣扎,我牢牢地按着她的屁股,使她不能逃脱,我的小腹不断 触着她肥美的屁股,发出「啪啪」的声音,中间又加插上「吱唧,吱唧」的水声,和泠姊的呻吟声,令我更加亢奋。
泠姊的阴户给我从后面抽插着,每一下都把她的子宫顶到胃部去,我的小腹拍着她的屁股,卵蛋也拍击着她的阴户,她的屁股不停地被我拍打,被拍打的地方由痛苦变为快感,更增加她的淫兴,她的淫水不断流出,被活塞也似的龟头挤得喷了出来,点点滴滴地溅射到我的小腹上,把我的小腹糊得湿淋淋的。
泠姊已无法承受那极度的刺激,她开始想逃避,她挣扎着卧躺下去,想摆脱我对她阴道的抽插,但给我捉住纤腰,把她的屁股抬得高高的,她祗好像狗一样爬着,但我却一步步的跟着,一边抽插、一边用手抽打她肥白的屁股,像赶狗似的,使泠姊始终没法摆脱我插在她阴道内的阳具。
雪连的淫水好像特别多,随着她的爬行,一滴滴地流在地上,使地面上好像用水画了一个圆圈似的。每当她爬行时,随着腿部的摆动和阴道扭曲,就把埋在里面的阳具拗得左右屈曲,更增加我的快感,我已经亢奋得不得了,我加速抽插的动作,使阳具及龟头尽量享受磨擦的快感。
泠姊就如同垂死的野狗,无力地绕着圈子爬行,她的子宫被强烈的抽击而开始痉挛起来,这时我的高潮也开始来临,我的阳具向前伸长髮大,把本来填得满满的阴道撑得更胀,龟头突然向上一挑,把子宫好像要由腹内挑出来似的,一股又劲又热的精液疾射而出,「啪」的一下溅在子宫壁上,好像要把子宫射穿,立刻带给泠姊从未有的高潮。她的子宫何曾给这样劲的精液喷射过!!
那又热又浓的阳精把泠姊射得□飞魄散,狂烈的高潮疾升而来,顿时也阴精狂洩。
这时,我的阳具又一次强烈的跳动,又有一股疾劲的阳精再次射出,把她射得全身皆酥,另一个高潮再次升起。我的射精在持续着,一连喷了三、四十下,然后才慢慢静止下来,祗射得泠姊一佛出世、二佛升天,双眼反白、四肢酥麻,软软伏在地上,出气多、入气小,就连高耸的屁股也无力放下。
我射完精后,她还不停地把仍然胀硬的阳具夹住,细意回味高潮的快感,直至好一会,我的阳具软化缩小,才给缩小的阴户肌肉挤了出来。
我的阳具和泠姊的阴户已给精液阴水糊得不成模样,一团团倒流的精液由泠姊微张的阴道中流出,在乳白色的液浆中夹杂了一粒粒杰杰的黄色如西米露似的精子堆,沿着向下的小腹流去,流过泠姊的乳沟,掉在她伏在地上的两堆肉球下面,把她两个乳房浸在浓稠稠的精液上。